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游戏圈呆的久了,或许更该出去走走,看看街头巷尾真实玩家的普通游戏生活。

他们是你的同学、邻居、刚刚买过东西那家杂货店的老板、公园里擦肩而过的大爷、往手里狂塞传单的中介——他们并非高手、不是大R,也非我们身边的专业玩家,不过却是手游玩家中的“大多数”。

夏俊,24岁,房产中介

通常情况下,夏俊都会和几个同事一起守候在小区大门两侧。发现有人进入小区,他会极其迅速地将正在把玩的手机放进裤兜,稍微整理一下手里的宣传单就立刻跑上前去,熟稔而老练地问上一句“你好,这里的房源要看看吗?”

夏俊,河北人,在一所普通大学毕业之后,背井离乡来到了首都,孤身一人做了快1年的北漂,目前正在玩一款推图类的游戏。由于工作的特殊性,上班的时候经常要带客户看房子,手机成了他打发时间的最优选择,尽管在早些时候他更习惯于通过PC和朋友一起玩游戏,但现在他更喜欢在手游里消磨无聊的等待。

他正在玩的游戏其实是一款蹭DotA IP的产品。以前上学的时候夏俊经常和朋友一起去网吧开黑,因为曾经同一个战队的朋友邀请,夏俊在去年开始玩这个手游,期间花了不少的钱,陪伴着这个游戏度过了无数个版本。这个游戏并不需要什么繁琐的操作,只需简单的点击就行。在游戏中,除了推图、PK,夏俊干得最多的事情是和游戏里认识的朋友聊天。

中秋和国庆两大节日近在眼前,游戏运营方应景地推出了一系列的节日活动。夏俊总是会在活动期间感到有些兴奋,目前的他就处在一个眼巴巴地期待着本月工资的状态。如果他趁着现在这些活动花点钱,开几个宝箱,就能多合成出几件装备来,战斗力会上升许多。以前夏俊在PC上和队友一起玩游戏的时候,技术确实不怎么好,老输。而手游就不一样,一般只需要在活动的时候花一点小钱就可以提升战斗力,PK、过图都会轻松很多。

事实上,从他开始玩这个游戏,到现在已经花了好几千块,他也算不出一个准确的数字来。平均一次活动少则几十块,多则两三百,偶尔他也会大方一把,帮朋友充个月卡。但他并不是每一次活动都会买,如果碰巧在游戏活动的时候发了工资,一时冲动的他就会在那两天变得异常豪爽。

对于夏俊来说,用手机玩游戏已经不单单是打发时间,更多则是一种宣泄的方式。有时候一天会带好几十个客户看房但一次都签不下来,有的客户甚至会提各种刁难的需求。每当遇到这样的事,他都觉得特别郁闷,但又不可能跟客户发火,便会进入游戏找人PK,但恰好有时候战斗力没别人高,打不过人家,这时候他就特别想花钱提升战斗力。

等待客户的时间总是很漫长,如果有人进入小区,他会迅速整理一下手里的宣传单奔向潜在的客户。如果一时没有别人进入小区,他就会摸出手机来玩游戏。尽管看上去他总是盯着手机呆呆地站在那里,但他并不感到孤独。

谭姐,40岁,超市老板娘

小区门口的小超市里,谭姐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坐在摆满了香烟和口香糖的柜台后面用手机看电视剧。为了节省开支,小店里除了收银用的电脑,并没有安装别的电脑作他用,她也没有买平板电脑来让自己看电视剧更方便。

谭姐是北京本地人,年近四十,家里有两套房,租出去一套,闲着也没事干,干脆就把小区门口的店面给盘了下来,开了个小超市。每个月有收来的房租和超市的盈利,日子还算过得滋润。成天守着小店很无聊,她大半时间都是在用手机看电视剧,其他的时候就玩玩游戏。

在她的小世界里,那些年轻人尤为喜爱的“打打杀杀的游戏完全没意思”,消除类的休闲游戏才是她的最爱,偶尔她也会因为游戏花一些钱。她说,有时候看电视剧看累了,又不可能丢下店面出去走动走动,干脆就换一种消遣方式。这种消除类的休闲小游戏刚好挺适合她的口味。

她是通过手机内自带的应用商店下载到目前正在玩的这款游戏的,已经玩了很长一段时间。据她自己讲,当初是因为觉得游戏中的那些动物头像都特别萌才喜欢上这个游戏,但游戏中大部分关卡限制移动次数让她感到很苦恼。她想不明白为什么这种休闲类的游戏里要设置一个个关卡,而且很多关卡中还要限制玩家的移动次数。在有的关卡中,她只需要多一步就能通关,但偏偏就在这最关键的时候才发觉已经没有移动次数了。用她的话说“就跟电视剧一样,一到关键剧情就要么进广告,要么这一集就完了,真会吊人胃口”。

原本只是想换一种消磨时间的方式,但不能通关反而让她平添了很多烦恼。因而她有时候也会花一些钱来换取移动次数,不然一直无法过关让她心里很不好受。尽管有房租和超市的盈利,但需要供两个孩子上学,她深知每一分钱都要精打细算,倒也没有在游戏上花费太多。

不过对于游戏中的体力限制,她倒是出人意料地给了个好评。体力一方面限制了游戏时间,毕竟她最主要的任务还是把店面给看好,而不是成天坐着玩游戏;另一方面,在耗光了体力之后她可以接着看电视剧,不会因为太沉迷于游戏以致赶不上电视剧剧情的变化。对于她来说,电视剧才是最吸引人的消遣方式。

何大爷,60岁,退休干部

何大爷每天早晨都坚持到小公园里锻炼身体,累了就会坐到一旁的小石凳上休息,他的消遣方式在老年人群体中“很时髦”。

老爷子是一名退休干部,用的手机是一台陈旧的iPhone 4S,是他孙子淘汰下来的二手货。手机屏幕有些细小的裂痕,但并不影响使用,老爷子一直舍不得换,也没舍得花钱去修。手机里保留了很多游戏,但大部分游戏老爷子自己并不玩,也不会玩,都是之前孙子用这台手机的时候给装的。

一开始其实他很不明白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那么喜欢玩游戏。就拿他孙子来说,每个周末回家,48个小时的时间里从没有离开过手机,而且基本上都是在玩游戏。“有砰砰砰打枪的,也有嘿哈咔嚓打来打去的,看不懂他玩的个啥。”老爷子感到很困惑。

自家里人教会他使用电脑之后,老爷子就经常使用电脑看看新闻,也常常通过一些游戏平台在网上和人下棋。随后便渐渐地迷上了这种通过网络和陌生人来一场“楚河汉界”之争的感觉,但电脑毕竟不能随身携带。当他拿到孙子淘汰下来的手机时,他的孙子就教他如何使用手机和人对弈,现在老爷子已经越来越喜欢这种“新潮”的消遣方式。

每到傍晚,小公园里总会聚集很多老人,老太太们都会跳广场舞,而等在一边的几个老头子常常会摆上棋盘杀上几局。自打习惯了手机上的棋局,何大爷就不怎么参与了,他笑着解释:“跟他们几个臭棋篓子都下十几年的棋了,换更多的不同的人下棋才有意思。”

更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手机作为必备的通讯工具随时都带在身上,没必要在出门的时候再带上沉甸甸的象棋盒。再加上人一旦上了点年纪,眼神就不太好,不过何大爷算是彻底远离了从前常常摸黑满地找棋子的日子。

马老师,50岁,中学音乐教师

马老师今年已年过50,目前在一所中学里任音乐教师。在当下的教育体系中,音乐老师大部分时间是个闲职,因而她有更多的时间可以接触到游戏。

当网页上的各种农场牧场类的模拟经营游戏开始兴起的时候,马老师就爱上了这一游戏类型,后来手游变得越来越流行,她便舍弃了笨重的台式电脑。用她的话来说,“手机毕竟比较方便,开电脑还是太麻烦了”。但她的职业是一名老师,所以在很多场合她并不愿意提起自己喜欢玩游戏这件事。

爱玩游戏也曾一度给马老师带来了一些麻烦。曾经有一段时间,马老师完全沉浸在了虚拟的农场里,每天下班回到家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就连上家里的wifi开始玩手游,不和家人交谈,做饭也马马虎虎。这让她和丈夫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陷入了冷战。

不只是在家里像这样,出去旅游同样如此。去年他们一家人出去旅游,爬到山顶上时,马老师突然想起“该收菜了”,由于景区比较偏远,手机无法连接到网络,只好去折腾自己的儿子小田,让他给自己开个热点。但小田的手机同样搜不到信号,最后只能悻悻作罢。

马老师玩这一类型的游戏很厉害,几乎不怎么花钱,每一个号却都能玩到服务器的前几十名的位置。大抵还是受职业的影响,对她来说,慢慢培养出一株珍稀植物或者一只珍贵的动物就像培养学生一样,玩这些模拟经营类的游戏特别有成就感。偶尔游戏中会推出一些需要付费才能获取的植物种子或者动物幼体,她也会很大方地花钱去购买。

小胖,22岁,在读研究生

小胖是葡萄君中学时期的一位朋友,狂热的欧美游戏迷,目前是天津大学建筑系的一名在读研究生。

还在念高中的时候,小胖比较喜欢PC端的英文正版游戏。他玩游戏时有一个特殊的爱好,总会放一本牛津词典在一旁,偶尔看英文剧情遇到不熟悉的单词或语法,他会暂停游戏开始查询,英语成绩也因此有了很大的进步。

后来小胖在拿到自己人生第一部手机的时候就开始尝试一些手游。那时比较多的手机游戏来自JAVA平台,但他通常只是浅尝辄止,每次在网上找游戏都很盲目,而且当时还没有比较正规的应用商店,每次下载游戏,更多地还是需要通过电脑网页去寻找,然后下载到手机进行安装。那时小胖并不怎么喜欢手游。

在手游流行起来的时候,小胖迷上了《Clash of Clans》,欧服。从游戏开服到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不折不扣的忠诚老玩家。在游戏中,他布置建筑相当有条理,时而还能和欧美朋友聊得不亦乐乎。在游戏初期曾因为很多东西不太明白,小胖也花了不少的冤枉钱。当时要想充值也很麻烦,需要通过淘宝代充值,他还上过当,损失了好几百块钱。

除了《Clash of Clans》,小胖也常常会通过App Store下载体验一些国外的精品游戏。通常这些游戏都需要购买,但小胖觉得这些钱花得值。在他体验了大部分的游戏之后,他感觉到自己能从很多游戏的剧情、美术、对白以及文化背景等好些内容里学习到很多东西。他经常一脸严肃地跟身边的朋友说,“游戏是一种艺术,也是一种文化,如果你真的能够深入去研究一款好游戏的话,能学到很多东西”。


上一篇: 弃三万月薪应届游戏策划:研发随大流,还要策划干嘛
下一篇:投资人解读VR资本市场:为何手游团队难拿钱?

评论

Good.Be the first to comment on this entry.

发表评论